杭州 【切換城市】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本地生活> 婚姻>生育> 新華社談全面放開二胎之爭:一代人等待焦灼

              新華社談全面放開二胎之爭:一代人等待焦灼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3515655.com/life/16/150507111547479.html 2015/5/7 11:15:49
              關于二孩,生,還是不生,或許只是你的選擇。但對很多人,橫亙眼前的,不是選擇的權利,只是緊緊關閉的政策之門。
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大群被擋在政策大門外的非獨夫婦之痛苦,又何嘗不是整整一代人的焦灼:眼看著生育二孩的黃金年齡一點點流逝,相關呼聲也逐日高漲。現實條件下,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到底行不行?在無休止的傳言猜測和模糊應答之間,究竟何時能有個清晰的時間?
                “不能生”的痛苦:你能否真正讀懂?
                這已經成為一個公眾耳熟能詳的“社會之問”——自單獨二孩政策實施后,能否全面放開二孩政策,便成為公眾關注焦點。
                2014年11月,不少非獨家庭聯名上書“建議信”,呼吁相關職能部門盡早放開二孩生育政策。
                一位參與聯名“建議信”的廣東網友告訴記者,每次看到孩子在家非常孤獨,跳棋都只能自己一個人下,還問家里能否多個弟弟妹妹,“這種心酸和無力感,只有非獨父母才有切身感受”。
                揮之不去的養老壓力,正使不少家庭即便不符合生育政策,也將生育二孩納入議事日程。武漢市民周女士去年父親生病住院,她和兩個弟弟輪番照料送飯的經歷,讓她生二孩的意愿十分強烈。“我們很快也會年邁,到時全落在一個兒子身上,我們于心何忍?”
                而“失獨”,更如同夢魘。近年來頻頻曝出的失獨家庭慘劇,讓很多父母考慮再生個孩子,分散家庭風險。根據致公黨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,截至2012年全國失獨家庭至少有百萬個,且每年新增7.6萬個。
                記者采訪發現,70后群體事實已成為二孩政策放開的吶喊主體。70后大多有兄弟姐妹,非獨家庭占比相當多,因此對全面放開二孩訴求格外迫切。
                廣東韶關市民李紹華說,隨著年齡增大,生育能力不斷減弱,“再等上兩三年,即便政策放開,我們也沒法再生了”。
                放開的“時機”:何時才能成熟?
                全面放開二孩的“時機”,對很多公眾而言,無異于難以讀懂的“玄機”。
                隨著相關呼聲不斷高漲,各類傳聞也層出不窮。此前一則“5月份就會全面放開二孩政策”的消息廣受關注。對此,國家衛計委新聞發言人宋樹立回應稱,網上相關消息傳言不屬實。
                對于放開二孩政策,宋樹立表示,因為我國人口眾多,人口對于資源、環境,對于經濟社會發展的壓力是長期存在的。但他特別表示,“單獨二孩不是句號,要往下走,要促進人口的長期均衡地發展,加強政策的實施評估,加強人口形勢的研判。”
                面對衛計委等部門對全面放開二孩“暫無時間表”“尚未提上日程”等表態,一些基層計生工作者和人口研究學者則認為,結合單獨二孩政策出臺后的生育“遇冷”情況,二孩政策不僅應全面放開,且已相當緊迫。
                短時間內出現人口集中出生,導致婦科產房爆滿、教育學位緊張等一度是普遍擔心。然而,根據國家衛計委數據顯示,單獨二孩政策實施后,2014年3月至年底期間,全國只有近100萬單獨夫婦提出再生育申請。
                華中科技大學人口研究所所長石人炳教授認為,單獨二孩放開后,不僅未出現此前擔心的扎堆生育,反而存在遇冷情況,表明當前國民整體生育意愿和生育水平已明顯降低,“也從一個側面表明,全面放開二孩政策時機已基本成熟”。
                湖南省一位在長期從事計生工作的基層干部表示,實際中,想生二孩的家庭,大多通過農村一孩半政策,或直接超生完成生育。想生卻受限的,主要集中在超生就要丟飯碗的國有企事業單位職工,“即便全面放開二孩,能符合政策的家庭數量,要比想象中的少很多”。
                還有不少專家認為,當前我國生育率太低,帶來勞動人口減少、人口老齡化等一系列問題,成為影響我國未來發展的嚴重隱患,全面放開二孩政策顯得十分緊迫。
                中國社會科學院去年底發布的《經濟藍皮書:2015年中國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》認為,中國目前的總和生育率只有1.4,遠低于更替水平2.1,已經非常接近國際上公認的1.3的“低生育陷阱”,因而呼吁盡快從“單獨二孩”向“全面放開二孩”政策過渡。
                “日本、新加坡等亞洲一些國家也曾采取過限制生育政策,但因生育率大幅下降,節育政策實施10多年后,都轉變成鼓勵生育。”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張東偉說,由于經濟發展等因素,導致生育率下降后,很難再恢復。我國已實施計劃生育20多年,現在全面放開二孩政策,擔心的不應是生育反彈,而是即便放開后生育率也不回升。
                大勢所趨:一個答案要等多久?
                不少受訪的家庭夫婦、專家學者、計生干部普遍認為,二孩政策全面放開肯定是大勢所趨。現在擺在面前的問題是怎么放?何時放?
                針對怎么放的問題,目前業內觀點聲音各異,一部分認為應按地域先試點,后普及的方式,以免在河南、四川等人口大省出現人口出生堆積;還有部分專家建議按婦女育齡分步走,比如先期放開30歲及以上婦女的二胎生育限制,再適時全面放開,逐步釋放生育潛能。
                張東偉表示,目前我國每年出生人口在1600萬到1700萬之間,放開二孩政策后新增加的出生人口占總量比例很小,對我國人口整體態勢不可能產生根本性影響,“因此一次性全面放開就行,沒必要羞羞答答”。
                對于何時放,不少受訪人士認為應該越早放開,對緩解老齡化收效越快。南開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表示,何時全面放開二孩政策,應建立在對單獨二孩政策效果的全面評估基礎上。
                原新認為,從申請再生育到二孩出生,至少也要10個月,綜合評估單獨二孩政策,要等每個省實施滿一年才能得出效果。去年全國啟動單獨二孩政策,但各省份到去年6月份才全面落地,“最好等今年下半年對單獨二孩政策成效評估后,再制定具體的時間表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盡管全面放開二孩政策的實施,還需統籌考慮和綜合研判,但在全面放開大方向已達成共識的情況下,很多工作現在已經可以著手準備。”關注人口計生政策的浙江碧劍律師事務所律師吳有水說。
                吳有水表示,全面放開二孩政策涉及的全國和地方法律條文修訂,對符合政策想生二孩,卻被采取上環、結扎等節育措施的夫婦,計生部門如何提供復通等生育服務等方面工作,都應早日提上日程,“確保二孩政策一旦放開,就能及時在各地落地”。
              圖片聚焦
             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技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k10彩票合法的吗 浙江体彩兑奖中心地址 华宇APP彩票是真的吗 传奇电子教室v12.0 福建时时几点开始 5分赛车开奖官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河北时时计算公式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解 江苏时时诈骗